本社时评:屠呦呦获奖启示录:教育岂能功利

2020-11-19


年逾八旬、中国首位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屠呦呦成为国人骄傲。祝贺者有之,仰慕者亦有之,伴随其学术背景、研究成果,乃至中学母校等逐一被媒体披露,让人们对这位耄耋老人的学养和人格得以多方了解。在国家大力倡导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的今天,这无疑对当前教育,特别是中小学教育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。

屠呦呦虽然获奖于今日,但其主要学术研究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也印证了科学研究黄金期”大多在30岁左右的自然规律,而人才的创造性特质大多早在初高中阶段就能有所展现。这一阶段,恰是培养学生科学素养、创造能力的关键期。正所谓“万丈高楼平地起”,只有根基坚实才能高楼耸立。

从屠呦呦的讲述里我们得知,她曾先后收集汇总出2000多个治疟方药,然后精选出640个;她曾在60天内对30例疟疾患者做临床观察,也曾自己以身试毒。

当然,看得见的是数字,看不见的是“坐得住冷板凳,克服浮躁,长期努力创新,献身科学研究的牺牲精神”;看得见的是成果,看不见的是“对原创性思想敏锐的发现力”。正是后者,才让她打破传统意识,大胆质疑、求证、创新,从而取得了关键性突破。而正是这点,尤其值得当前基础教育者们深思。

学术研究的突破在于创新,而创新突破的动力来自于不迷信权威、敢于质疑和批判,尊重和呵护学生的好奇心、求知欲,培养他们的问题意识、探索精神,这恰恰是我们当下中小学教育所欠缺的。

无可质疑,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推进,人们已在“什么是好的教育,教育当培养什么样的人”上,已凝聚了相当的共识;但也无可否认,“唯分数唯成绩”、“唯高考升学率”在当下不少中小学仍然很有市场,许多超级中学成为“中高考加工厂”的现象依然见怪不怪,教育教学改革坚冰仍急需打破。这既需要国家在制度层面发力,也需要广大学校、教师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主动作为的行动。

就在屠呦呦获得诺奖后,有网友搜索其高中母校——宁波效实中学,发现该校今年7月曾面临一场“风波”:因该校在近两年的高考中,表现不如宁波的另一所中学,而对学校双休日不补课进行质疑。而该校官方的回应是:不就是双休日不补课吗?

其实,这正是所有学校都应该有的理直气壮的教育态度——学校不能被功利的教育目标牵着走,而必须把目光看向更远。教育是为学生未来服务的,是给学生长远的人生目标确立一个良好的起点,这才是教育者应有的态度,尽到自己那份对学生、对社会的责任。

屠呦呦成为史上首次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中国科学家,固然让国人备感自豪,但教育和学术环境却并不因此而自然改变。著名的“钱学森之问”并不会因此得到圆满的答案。正所谓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竞放春满园”。只有在中小学这方沃土上广撒探索、求真、创新的种子,从根本上营造尊重科学、尊重人才的氛围,才能迎来英才辈出、群芳竞艳的春天。


□文/本社评论员 线教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