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夜饭

2020-11-11

  ◎杜韵华

  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每逢大年三十,每家每户都在为年夜饭开始忙碌着,等待全家人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,聊着过去一年时间里生活工作的点滴和向往着美好的未来。

  小时候,太期盼过年了,最期盼的就是年夜饭。记得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,由于当时物资比较匮乏,每家每户都在为吃上一顿像样的年夜饭而发愁。我家由于人口多、生活比较困难,想吃上一顿像样的年夜饭,是让父母非常为难的一件愁事儿。 小时候每到除夕,我们家几个孩子都早早地坐在桌子旁边,等待着我们向往很久的白面肉馅饺子。 过年真好,能吃上白面馒头和肉馅饺子,全家人吃的真是香,那一整个晚上都是雀跃而满足的。后来我知道,其实我们期待的不是年夜饭,而是大年夜丰裕的快乐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家几个兄弟姐妹都长大成人,又先后都成了家。家里的经济条件逐渐好转,这时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。此时的年夜饭我家愁的是全家聚在一起,不知吃什么怎样吃才有营养,才能让大家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。我大女儿提出,让每一位家庭成员都做一道拿手菜, 全家人齐动手,炒菜的、包饺子的、煎炒烹炸,各显神通。

  随着时代的变迁,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有了很大的变化,现在我们的经济条件好了,到饭店吃年夜饭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,现在的消费理念不是吃什么,而是到哪吃到哪玩,才能让全家过一个其乐融融的春节。年夜饭的方式、内容发生很多变化,但它的仪式感和重要性从未被冲淡。灯火辉映中,人们眼角的笑意和幸福从未减少。亲情被时间酿成了美酒。

  虽然每个人的经历和故事不同,但每一年的春节总能牵动游子心。一桌丰盛的年夜饭,品尝的不仅是口味的寡淡,更重要的是对亲情的念想,对家乡的味觉记忆。 春节,是热乎的年夜饭,也是父母的期盼;是那一声“过年好”,也是回家团圆。无论身处何方,寒冬里最治愈的还是家,那是每个人回忆里最深处的思念。